原住民族

尊重原住民族,促進族群和諧

壹、基本主張

自古至今,世界各國的統治者在原住民族政策與人權治理上,始終難以擺脫主體民族自我中心主義(ethnocentrism)的色彩,也無法有效落實多元文化觀,而形成愚民、奴化、剝削、邊緣化等不同的政治扭曲。對於原住民人權政策之訂定,也無視其間的差異,公部門未能祛除權力傲慢的心態,常造成政策執行上的偏差與謬誤。
台灣原住民族奮鬥史係一部爭取自然主權、自決權、自治權、生存權、土地權、文化權、資源權與生命財產權之歷史。2005年2月政府公佈〈原住民族基本法〉,緊接著2007年9月聯合國通過〈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此一宣言現在亦已國內法化,但對於原住民族的人權及自治,仍力有未逮。
文化相對論強調「每個民族的風俗傳統都有其本身特有的尊嚴」,不同的文化體系之間,無所謂善惡、對錯。基於此,吾人應採取一種同理心(empathy)的立場,設身處地的審視不同的文化價值,尊重不同的文化體系,這也是我們在面對當今原住民族議題時的基本立場。

貳、具體作法

重視原住民族固有權、土地權、資源權、文化權、生存權、自決權、自治權之轉型正義。
(1)主題民族之確認,專注發展該族文化自治區之文化
原住民族是最早居住在台灣的族群,也是建構多元民族的台灣社會所不可或缺的主體。目前共有16族,總人口數57萬人,共30個鄉區。我們建議應改為原住民族自治鄉區(具地方自治公法人之地位)。
(2)傳統領域之界定:根據民主原則與法定程序,恢復部落及民族傳統領地,劃定30個山地自治鄉領域。
(3)落實並發揮原住民族電視台應有的文化傳播功能。
(4)訂定原住民民族自治區法。
(5)落實台灣原住民族基本法,並戮力執行。
(6)確立台灣原住民民族自治鄉區的區域範圍及自治建制。
(7)加強平權教育,防杜殖民臣屬及歧視性之政治文化再起。
(8)國家應透過立法程序,彌補原住民族被佔有之固有土地及相關損失。
(9)恢復原住民族部落及山川傳統名稱,以利多元文化發展。
(10)原住民族民意代表應以民族為單位,分別代表各族群,以利反映各族群之實際需要,並尊重各族之文化傳統。
(11)落實轉型正義,政府應該就原住民族長期以來被歧視與剝削的歷史,進行全面的審視與檢討,透過司法與法制的平反措施,以保障原住民的具體權益。
(12)為發展台灣原住民族文化,積極落實原住民族區文化(物)館改善計畫,活化原住民各區文化館,使其成為部落族人學習之重要基地。
(13)辦理主題文化藝術展覽及原住民藝術工作者駐村計畫,提供藝術工作者創作及發表作品之平台,落實原住民族傳統山林智慧之推展工作。
(14)培植原住民文化藝術人才及推廣原住民族社會文化教育;採集製作原住民族樂舞,並透過扶植原住民族樂舞團體、辦理樂舞競賽,以保存、推廣原住民族樂舞文化;持續辦理原住民族文化藝術史料圖書蒐集與出版。

参、願景與主張

建構原住民族主體文化,推動其競爭性、發展性,並強調全球在地化(glocalization)之特色,落實原住民之文化願景。
一、推動多元文化政策
多元文化政策的推動不但可化解族群衝突、也會促進社會整合。國家對於少數族群文化的尊重與承認,也就是表達多數族群願意平等看待少數族群。多元文化的政策目標可歸納如下:
(1)促進所有族群文化的發展,特別是原住民族族群。
(2)克服原住民族族群參與社會的障礙。
(3)鼓勵各族群間的相互接觸與了解。
如果採取單一文化政策,將造成少數族群的怨懟與不滿,會讓少數菁英進行族群動員,形成對立。族群間的關係應是相互包容,從互動中建構的,唯有「同中存異」,才有可能「異中求同」。所謂的「異」是指不同族群的文化特色,而「同」則是指政治制度以及社會價值。也就是說,多元文化主義有助於培養彼此之間的信任感、進而凝聚互信與共利的共識。當少數族群要求自己的獨特文化被社會承認之際,除了反映族群的尊嚴、自由與自決,更表達其對國家有所貢獻的意願。
二、適時訂定族群平等法
在國際法上,聯合國1965年「消弭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公約」,明文禁止「一切形式」之「種族歧視」,且於第四條特別明文規定,應禁止並制裁族群優越或仇恨的言論。該公約也明定,人民享有之公民權、訴訟權丶政治權利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等,不得因種族丶膚色、族裔、原始國籍而受限制。
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明文禁止族群歧視;第二十條要求締約國禁止並處罰族群歧視言論;第二十七條則規定少數族裔有使用固有語言之權利等。
以上兩個公約,我國均已於2009年藉由「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公約施行法」的制定而國內法化,成為規範政府機關的有效法律。基於此,政府負有立法義務推動族群平等與和諧,並促其實現。

cg_135_1_6196042_41083.png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