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政定位

堅持憲法一中,反對分裂國土

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及增修條文的規定,在國家統一前,中華民國自由地區所實施的憲政體制,構成了立法丶政制與法治的共同基礎,其基本規範與憲政定位十分清晰,特臚列分析如次:

一丶憲法一中。依據憲法,中華民國的主權範圍,包括台灣及大陸。但治權僅及於台灣丶澎湖丶金門丶馬祖及東沙丶南沙太平島等島嶼。基於此,大陸地區和台灣地區都是我們的國土及國家主權所及的範圍,大陸同胞和台灣同胞都是中國人,也都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這是「憲法一中」的基本原則,也是中華民國所賴以生存的憲政基礎。

二丶一中各表。中華民國政府成立於 1912 年,迄今已歷一百餘年,仍實施持續有效的合法統治,是台丶澎丶金丶馬地區政權合法性的重要基礎。至於中國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則是「一個中國」原則之下,在大陸地區實施有效統治的另一個政府。基於「一個中國,兩個政府」的現實處境,兩岸關係並非國際關係,而是「一中」原則之下兩個政權及兩個地區人民之間的互動關係。在法理上,兩岸都承認一中原則,但是對於「一個中國」的具體內容,則依據各自的憲法與法制自行定位,採取「各自表述」的方式。這也就是「九二共
識」與「一中各表」。

三丶一中外交。中華民國的對外關係,以「一個中國」為原則,目前有約 20個邦交國承認中華民國係「一中」的合法代表,在中華民國臺北設立大使館及代表處。而其他大多數國家則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中」的合法代表,在北京設立大使館及代表處。但基於現實需要,許多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在臺北等地也設立了不同形式的駐台代表處,維持著雙方實質的友好往來。但是,如果我政府否定了「一中原則」,堅持「台灣是台灣丶中國是中國,兩岸互不隸屬」,或「互為敵體」,則目前困頓的外交局面將會面臨重大的衝擊,而兩岸和平情勢也會出現嚴重的危機。基於此,我們堅持「一中原則」,以保障台灣民眾的安全丶尊嚴與共同福祉。

四丶立國精神。憲法前言中明揭指出:「中華民國國民大會受全體國民之付託,依據孫中山先生創立中華民國之遺教,為鞏固國權,保障民權,奠定社會安寧,增進人民福利,制定本憲法,頒行全國,永矢咸遵。」另外,憲法第一條明載:「中華民國基於三民主義,為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基於此,部分政治人物,包括幾位大法官在內,公然否定三民主義和孫中山先生創立中華民國之遺教的言行和作法,確實違背了立憲原則。這不但是對抗憲政主義原理與自由民主精神,同時也違背了中華民國的立國基礎與基本理念,這些人是中華民國憲政之敵!

五丶權責相符。在修憲之後,總統改由直選產生。但依據憲法,總統只是國家元首,而行政院長依然是最高行政首長,並且要對立法院負責。至於總統則無需接受立法院的質詢,亦不必負實際責任。基於此,我們主張,應恢復憲法第55 條的規定,「行政院院長由總統提名,經立法院同意任命之。」唯有恢復立法院對行政院長的同意權,使負其責者能掌握實權,並由掌政者負起實際的政治責任,這才符合權能區分與權責相符的憲政原理,也有助於改善目前行政院長任期過短丶政府施政績效低落的困境。

六丶公平選舉。在七次修憲之後,國民大會被廢除,監察院改由總統提名監委,經立法院同意後仼命,不再具備國會的性質與功能;立法院成為單一國會,立法委員選舉的重要性因而大幅度提升。目前仿照日本國會選舉設計的立委選制,採行單一選區兩票制,其中政黨比例代表名額僅佔總額三分之一,而地區選出的立委名額卻占三分之二。經過多年實施經驗,証明此一選舉制度已造成各政黨獲得之選票與席次之間出現嚴重落差,根本扭曲了選舉的公平性和「票票等值」的精神。具體改革之道,應參照先進民主國家之先例,以每十萬人左右產生一位立委為基準,將立委總額定為230 席。其中一半為政黨名單制,依各政黨得票比例分配席次;另一半則由地區選舉產生,每一選區選出一位立委。至於政黨得票的最低門檻,則參照政黨法之規範,定為3%。

七丶五院分工。我們主張認真行憲,落實法治,力行五權憲法,並推動政府良善治理。根據民國 105 年的中央政府總預算,年度預算歲出是 1 兆 9758億6千6佰餘萬元。其中,考試院支出15億9千萬元,監察院支出23億4百萬元,兩院合計38億9千4百萬元,只占政府總支出0.19%。至於立法院的支出則是36億8千萬元,占政府總支出0.18%。換言之,考試丶監察與立法三院年度的總支出合計,僅占政府預算不到 0.4%。基於此,我們反對以樽節財政為託詞,提出否定五權憲法丶削弱制衡機制丶逃避民意監督丶妨礙文官中立,拒絕民主問責的任何修憲企圖。我們的立場是,維護五權憲法,推動五院之間的分工合作,以改善官箴,淘汰不法與不肖的官員。藉此保障民眾權益,推動廉政丶以激勵善治。

八丶文官保障。政府有責任選賢與能、為國舉才,鼓勵優秀的人才通過國家考試,加入公僕服務的行列。政府應強化對公務員權益保障的機制,以鼓勵文官士氣。依據憲法增修條文第 6 條,考試院主管「公務人員之銓敘、保障、撫卹、退休。」基於此一憲政原理,我們強烈反對當前民進黨政府侵犯考試院職權,削減軍公教退休金的蠻橫作法。此外,我們也反對行政院人事總處破壞公務員法制,侵凌文官升遷管道,不斷擴大黨派人物擔任政務官的違憲作法。唯有強化五權之間的分工與合作,落實文官中立和公務員保障機制,才是改善施政效能丶促進政府善治的正途!

九丶民族精神。憲法158條規定,「教育文化,應發展國民之民族精神,自治精神,國民道德,健全體格,科學及生活智能。」但是當前國中小教育及教材,卻反向而行,以美化日本殖民統治丶否定中華文化與倫理道德為能事;甚至故意削弱民族文化遺產丶顛覆家庭價值與人文精神,鼓勵文化反動與價值解構,這無異是自掘墳墓,出賣靈魂!我們堅決反對這種違憲丶玩法丶違背民族精神,背棄人倫秩序的文革式作風。而正本清源之道,唯有堅持普世價值,徹底否定殖民主義與軍國思想,揚棄台獨法西斯,宣揚自由民主的正向價值,並回歸中華文化的正統,奠定正確的國民道德與民族精神。

十丶國民保障。憲法第 15 條規定,「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亦規定,「國家應重視社會救助、福利服務、國民就業、社會保險及醫療保健等社會福利工作,對於社會救助和國民就業等救濟性支出應優先編列。國家應尊重軍人對社會之貢獻,並對其退役後之就學、就業、就醫、就養予以保障。」但是,目前的政府卻反其道而行,置憲政規範於不顧。無論是「一例一休」立法過程中對勞工工作權與生存權的漠視,或是在年金改革中對軍公教人員基本權益的輕忽,甚至罔顧法治精神,公然違背信賴保護原則,蠻橫無理的砍去退休人員生存所賴的退休金;這種無法無天的措施,凸顯了政府對法治精神與法制原則的嚴重扭曲,對國民權益的保障也毫不在乎,應予譴責!

當前政府執政的偏失,不但造成社會秩序的動盪和階級落差的惡化,也反映出憲政民主的深層危機。這是對台灣民主化的嚴重挑戰!民選的獨裁者和失德的政治人物公然違憲丶玩法,否定立國精神,扭曲國家認同,遂行民主專制的結果,不但造成兩岸關係的惡化,對外關係的困窘,還造成民眾權益的損失和內心深處的痛楚與煎熬。這是今天中華民國所面臨的生存危機!

我們堅持憲政民主的正向理念,主張用選票制裁這些無行的失德者。唯有如此,憲政民主才能重上正軌,台海情勢才能復歸和平,兩岸關係才能走向互利共贏,而民眾的權益與福祉也才能得到根本的保障。中華民國才能成為真正民有丶民治丶民享的民主共和國!

cg_135_1_6196042_41083.png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