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政策

堅持環境正義,完善環保治理

現狀分析

中華民國台灣省及福建省含外島地區人口密度高,工商業發達,對於自然環境的壓力高出許多先進國家十倍以上,環境保護的工作非做不可,也非做好不可。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自民國七十六年八月二十二日成立,至今有三十一年的歷史,其間有本黨先進同志趙少康推動建置各縣市焚化爐,目前有24座營運中;其後郝龍斌推動「限塑」政策,掃蕩二仁溪等違法廢棄物處理廠,建設桃園、台南、高雄等環保工業園區,並於後續次第完成,各環保工業業者進駐。此外,自1997年1月由環保署推動的「四合一回收」計劃,向製造、輸入業者徵收回收清除處理費,建立回收基金,使用於補貼回收處理系統,前後陸續公布共13類33項應回收項目,充實資源回收的範疇與系統。台灣的環保工作堪稱發展中國
家的楷模,而目前我國已邁入已開發國家之林,環境保護的目標更上層樓,面臨的挑戰更加嚴峻,也到了改弦更張的時候。

以往的環境保護以管末管制,防範空氣、水土污然為要,偏向以工業手段,減少污然物流布,或稀釋至許可值(汙染標準值以下)等方法為主,以至,就個別地區的濃度數值而言似乎並不違反頒佈的標準值,然而就整體環境中累積的總量而言卻已危害生態,因為已無一處為淨土,逐漸瀕臨危險臨界邊緣,若有個別之汙染物外溢或增加,則整體環境迅速惡化,危害健康。近兩年「火力全開」的發電手段,造成秋冬之際的嚴重空氣汙染,氣喘患者遽增,可為此臨界狀況失控的具體案例。

各縣市因實行垃圾分類、廢棄減量、回收再利用的措施有成,故而一般廢棄物歷年逐漸減少,但另因人民生活水平提升,消費增加,故減量的幅度約達極限,近年不降反升,尤以小城鄉鎮為然;另方面因產業外銷暢旺,工業廢棄物(含工業污泥)量不斷增加,逐漸佔滿各焚化爐的焚化量;而工業分布不均,致使若干城市的焚化爐及埋置場不堪負荷,演出縣市間垃圾大戰;而各縣市的焚化爐服役年限將至,老舊故障,頻繁大量的維修,經常青黃不接,而新建廠址難覓,老舊設施也成為鄰避鄰厭的標的,廢棄物的處理能量也達臨界,前景堪虞。

願景及路徑

我們提出良善治理環境的三個綱領:
1、永續發展:捍衛世代正義,落實公民環境權。
2、系統趨近:以地球系統、深度生態為本,有系統的瞭解環境,善用大數據,以科學學理與先進技術手段保護環境。
3、審議治理:堅持環境正義,完善環評制度,廣納公民意見,落實社區參與。

立法:
一、將現行之「廢棄物清理法」與「資源回收再利用法」整合,完成新版之「「資源循環利用法」,確保各工廠、各產品「全生命週期」評估的法源基礎,使得所有的產品都「從搖籃到搖籃」,而非以往的「搖籃到墳墓」,從而達成「廢棄物亦為資源」之「永續經營」、「循環經濟」的現代環保使命。
二、主導「環境資源部」的設計與設立,儘速於立法院爭取朝野立法委員之支持,從而使自然資源的使用與保育統攝於同一個部會之下、運籌帷幄之中、一改目前執掌零段分離、保育與開發對立的狀態。
三、修正「空氣汙染防制法」,將其中有違「消費者保護」、「信賴保護原則」等條文去除(例如依年限停用/消除二行程機車,老舊貨卡),改以獎勵、輔助、工私合作的方法。各空氣品質保護區施行總量管制,特別是從「二級空品區」時期就開始進行總量管制,未雨綢繆,而非等到空氣品質惡化至「三級空品區」時才被迫實施,至時工商業結構定型,為時已晚,徒然造成地區性衰退,汙染移轉到鄰近縣市、蔓延等窘境。

調查:
1、持續進行全國農地、土壤、地下水品質調查,資料建置於全國公民可下載、監督之「環境雲」。
2、推廣公民、社區、縣市、中央等四個層次的空氣品質監測系統,於公民與社區端鼓勵建立空污監測隊,隨時隨地量測居家與社區的生活周遭空氣品質,數據隨時上傳雲端。地方政府與中央政府建置精確、連續、分布均勻的測站(含一般背景測站、交通測站、工業區、工廠測站),並提交即時數據於環境雲,供產官學各方加值運用。
3、進行全國河川、湖泊、水庫、港口、淺海區底泥之系統性調查,建立各水系的歷史背景資料,探查汙染趨勢與歷史。必要時,亦追究相關汙染者之歷史責任,法網恢恢,疏而不漏,遲來的正義,還是正義。

稽查:
1、利用各工業區已有之水質、空氣監測系統,以及土壤、底泥的持續調查,機動辨識新的汙染熱點,也追究老的汙染巢臼,利用「物質流」、「能源流」、「財物流」等「三流追蹤」的「深度稽查」,結合檢警調三方打擊非法,保障合法,將害群之馬繩之以法,杜絕「劣幣驅逐良幣」的惡性循環。
2、通過「資料探勘」、「大數據分析」等方法深度利用環保署主管並掌握的各項廢棄物清除與處理的車輛「地理定位」資料,利用「地理資訊系統」套疊工廠分布及汙染分布圖,分析工廠的處境,及其可能採取的手段,主動輔導與稽查,防範於未然,處分於已然。

設施:
1、建立中央控管的南、中、北、東各區域性先進焚化爐與廢棄資源處理中心,以利進行區域性的廢棄物處理與再利用,改善目前中央徒有政策,卻無實施工具的窘境,而經常被地方縣市長或立院爭取選區偏狹選區利益的立法委員所綁架挾持。
2、與經濟部合作,或由環保署單獨編列預算,在新竹、台中、彰化、雲林、嘉義等地成立「環保科技園區」,並要求花蓮縣就其已設立的「花蓮環保科技園區」儘速招商營運,禁絕其改為「遊憩園區」或「環境教育」園區的作法,全面提升全國環境保護科技與監測,廢棄物回收與在利用的量能。

新措施:
1、倡議「城市採礦」。台灣地區缺乏金屬礦床,水泥業前景黯淡,對於各項「非再生資源」需求甚殷,而台灣因為都市發展與工業進步,人民的消費高張,每年電子工業的生產與消費都名列世界前茅,也就產生了為數龐大的工業污泥與電子廢棄物,以往雖有部分回收利用,但很大部分成為掩埋物,或非法棄置。事實上,兩百年來採自世界各地、崇山峻嶺的金屬礦的產品已經集中到城市之中,而工業與城市廢棄物中所含有的各種主要金屬與稀有金屬的含量以高出礦場中天然礦藏的品位數倍至數十倍,城市已經變成「礦山」,正有待我們利用台灣的高科技能力、管理系統、「回收基金」等機制進行系統性的開發與管理,使得沒有礦產的台灣不但能產出金銀銅、還能有銦鎵鉬等稀有元素礦。但因台灣終究幅員有限,產量未足,而相關的設備、技術投入金額偏高,未達規模經濟之效,我國應開放廢五金進口、廢污泥進口,就如同開放進口礦砂。也可仿照以往「加工處口區」的概念在台灣沿海成立特定環保工業區,或「城市採礦」區,採「前店後廠」的形式,貨物不進海關,只是在「加工區」進行高科技處理與提煉。
2、填海造陸造島。為進行上述「海濱知識工業」區建置,亦需進行「填海造陸」,甚至打造「離岸工業區」(可師法新加坡、日本、香港,其均已填海造島造陸,建成了機場、石化工業區),必須修改相關法律,及早調查相關近岸海域的海流、生態、泥沙底質等。另方面,「城市採礦」所剩餘的殘渣餘料,經過固化防滲防蝕處理,放置在堅實的圍固體中,可以建造新國土,成為廢棄物處理的「最後一里路」的終端用途。所建的島嶼或海埔新生地也正好可成為被趕出高雄市區的石化業新設廠所需,也可成為新型「城市採礦鍊礦」的廠區,成為「循環經濟」重地。產值驚人,並可補救台灣戰略礦物全數依賴進口之脆弱性,有利台灣高科技,尤其是電子與材料科技之發展。
3、履行我國2016年向國際社會提出的「國家自訂溫室氣體減碳貢獻」(INDC)承諾,並根據2016年總統明令公布施行的「溫室氣體環境保護法」,切實要求工業、交通、住商、農業等各部門進行五年為一期的溫室氣體減量。積極而言,善盡世界公民責任,避免全球暖化衝擊;消極而言,當國際各國減碳有成,施行「課徵碳稅」或「碳排放交易」,並對排碳超量者進行關稅或貿易制裁時,以我國目前「廢核」、「火力全開」的情勢而言,溫室氣體排放有增無減,將成威脅。估計未來面對國際貿易壁壘時,台灣的燃煤燃氣發電廠還需要就地進行「碳捕存」(CCS),才能表達誠意,稍熄怒火,故目前雖不急於進行CCS,但對於相關之海底地質、環評要件、場址監測技術與規範也應立即展開研究與部署,否則到時臨渴掘井,噬臍莫及。

結語

中華民國正面臨新的環境與挑戰,良善的環境治理成為重要之一環。未來的競爭力建築在既有宜人居住的青山綠水好空氣之自然環境,也要有高附加價值、高科技、高研發、高運籌的工商業,兩者如飛鳥之雙翼,相輔相成,才能永續發展。

環境品質保護要有系統觀、要有科學學理與監測資料支撐;所有的工業產品、工商設施均要有「全生命週期」的設計與評估,貫穿以「從搖籃到搖籃」的循環經濟作為。

政府依法行政,故而相關立法要有前瞻設計,而非目前「加嚴」、「加罰」等消極的、「嚴刑峻法」型的設計而滿足,要進行「資源循環利用法」立法,要進行空、水、土、底泥等各範疇的總量管制立法,要切實履行「溫室氣體減量與管理法」的規定與目標。為調劑並擺脫目前地方政治掣肘的現狀,中央政府宜出資建立先進的焚化爐及環保科技園區,並進行填海造陸、造島,完成廢棄物資源化的最後一里路,並開闢「知識經濟」、「城市採礦」的新區位、新用地。

cg_135_1_6196042_41083.png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