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政策

推動兩岸協議,開創全球市場

壹、基本立場

讓人民安居樂業,是政府天職。可嘆台灣經濟停滯多年,薪資長期不漲,公共建設落後,民間投資低迷。當年亞洲四小龍之首,已淪為龍尾,台灣靠吃老本過日子已經久矣。台灣經濟何以風光不再,究其原因,固然與外在環境惡化、大陸磁吸效應有關,但更重要且應操之在我的,則是我們未能因應新環境,提出大格局、大戰略。對照六、七十年代財經政策的大開大闔,李登輝、陳水扁以來的政策卻是瞻前顧後,防弊多於興利,政治凌駕經濟,導致三十年來始終找不出有效、有遠見的經濟戰略。

台灣落入此陷阱,與國家認同有關。早年大陸尚未崛起,台灣人大多自認是中國人,國家認同未成為經濟發展的障礙,全民拼經濟,政府財經政策多符合經濟理性,台灣經濟當然有活力。台獨興起後,台灣把對岸當敵人,偏偏大陸經濟又已崛起,台灣的發展無法忽視大陸因素。民進黨政治反中,經濟也反中,導致經貿政策荒腔走板。國民黨雖然經濟不反中,但對兩岸統一毫無誠意,在國家認同上與綠營相去不遠,再被綠營扭曲、醜化之後,導致其經貿政策毫無說服力。歷經國、民兩黨折騰後,台灣經濟走下坡已是必然。

兩岸統一符合台灣的利益與道義,對岸是同胞,不是敵人。大陸是台灣發展的最佳腹地,不是威脅。大陸水漲,可帶動台灣船高。具有這些態度後,台灣就能突破瓶頸,提出嶄新視野的經貿政策。

貮、具體作法

一、啟動《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接續《海峽兩岸貨品貿易協議》之談判與簽署。對外協議凡未涉及修改中華民國法律者,該協議送立法院備查即可。當時馬政府被綠營脅迫,把《服貿協議》送立法院逐條審議反而是違法。現應儘速啟動已簽署的《服貿協議》,並在承認「九二共識」的基礎上,積極與對岸協商談判《貨貿協議》,使之早日生效,以活絡台灣經濟。《服貿協議》與《貨貿協議》可助台灣把經濟之餅做大,薪資才能上升。兩項協議固然可能傷及台灣部分廠商,但獲利者必多於受害者,獲利數額也遠大於受損金額。政府可以補貼、輔助轉業等方式幫助受害者,使他們不致阻撓協議。

二、掃除對陸生、陸配歧視,吸納大陸人才、勞力為台灣所用,解決台灣人口老化、缺工、缺才困局。台灣若一再抱怨大陸吸走優秀人才,卻對陸生、陸配祭出歧視、不友善政策,就是自我矛盾。雖然大陸東部沿海生活水平與薪資已高,但中西部仍有大量勤奮勞工,是台灣可以吸納的對象。台灣政府更應取消對陸生、陸配的歧視待遇,讓他們成為建設台灣的生力軍。

三、開放陸生來台就學,解決高校招生不足、師資供過於求窘境。少子化問題使台灣許多私立大學招生不足,瀕臨關閉,博士學位人才也因此喪失工作機會。目前台灣高校尚對陸生存在吸引力,政府應打開大門歡迎陸生來台就讀,不但可解決招生不足、博士人才就業困難問題,陸生的優異表現更可刺激台生努力向學。政府囿於意識形態,寧可對他國開放,還主動給外國學生優厚待遇,但由於語言文化隔閡,效果一直不彰。能解救台灣高教產業的,是陸生,不是外籍生。少子化問題還會向下延伸,高中、高職很快也會遭受波及。台灣自詡是中華文化堡壘、民主自由燈塔,更應開放陸生來台,促進彼此了解。

四、積極加入「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經由中國大陸走向世界。台灣應積極加入各種經貿整合協定,尤應優先考慮RCEP。蔡政府為了拉攏美、日,又礙於北京在RCEP的主導地位,台灣加入「跨太平洋夥伴
協定」(TPP)的積極程度,遠甚於參與RCEP,此舉有違經濟理性。台灣與RCEP成員國經貿數額,遠大於與TPP各國的數額。(以2016年為例,RCEP各國占我貿易總額5成8,高於TPP各國占我貿易總額的3成,且我對RCEP成員之累計投資額占我對外投資額的8成。)TPP在美國總統川普宣布退出後,已弱化、改名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反之,RCEP在中國穩定主導下,已逐漸成型。台灣除應積極加入RCEP之外,更應經由中國大陸,走向世界。儘管我們與其他各國達成的經貿協定不多,但透過ECFA、《服貿協議》、《貨貿協議》,台灣商品、勞務可借用大陸與各國的經貿協定輸出。換言之,北京搭的橋,台灣可用,也應善用。

五、平潭新竹間建立海底隧道,大陸高鐵直通台灣,建立兩岸經濟整合試驗特區。兩岸陸地最近距離在平潭、新竹之間,平潭實驗區成立以來,一直朝建設兩岸共同家園的目標邁進。平潭、新竹間應仿效英、法架設海
底隧道,讓高鐵連接台、閩,不但方便貨物輸送,縮減營運成本,更可讓台商或台籍員工「早上出發去福建,晚上回家吃晚餐」。此舉不僅可加速融合閩台經濟、觀光,更可藉由大陸四通八達的高鐵,進一步讓快速發展的大陸東部和台灣連結在一起。另外,目前台灣汽車已可經由海運,直接駛上平潭、福州,這種合理措施應繼續擴大,讓兩岸的交通往來沒有障礙。

六、研擬兩岸商業、投資相關法規之修改,降低兩岸制度落差,以利經貿整合。兩岸經貿整合除了涉及前述交通硬體建設之外,更需掃除兩岸相關法規、制度的落差,讓人員、企業往來,不必付出太大交易成本。馬政府時代完成《兩岸投資保障和促進協議》,就是這個方向的努力成果,其他值得繼續努力的包括兩岸專業人員(如醫師、律師、會計師、教師)能否在對方執業?這就涉及許多法律面、實質面的障礙,兩岸應共同面對,逐一檢討、克服。又如台灣汽車「登陸」後,涉及交通法規、肇事理賠等問題,也需有通盤考慮。

七、大陸購買電力,解決台灣缺電問題。缺電問題已成台灣發展經濟的瓶頸,但反核也是政治正確,缺電加反核遂成為台灣無解難題。離島金門早有向大陸購水經驗,今後應擴大此經驗,由台灣向大陸購電。對岸各地亦陸續推出電力市場交易的平台與規則,用電戶可直接和電廠購電。如果台灣政府暫時無法擺脫「國安思維」,不願直接和對岸進行電力交易,至少可間接協助、允許民間用電大戶向對岸購電。

八、善用台灣優勢,籌建醫療健檢中心,創造醫療與觀光整合的新行業。台灣的醫療、健檢、美容等領域,仍保持相對優勢,很多大陸人士願意來台醫療、健檢兼觀光。台灣衛生醫療與觀光主管機關,應聯手籌創醫療與觀光整合的新行業,不只可招徠大陸人士,對東南亞等其他國家人士亦具吸引力。與此相關的是老年長期照護產業,台灣人口老化問題比大陸早一步面臨,我們的經驗與長照服務品質值得對岸參考。傳統家庭陸續解體後,大陸老年照護需求必將極為迫切。目前台灣長照問題的主要瓶頸是財務規畫與財源問題,此一部分大陸可以助台;大陸較弱的則是醫療照護的服務品質與觀念,這是台灣可以示範、帶領的部分。兩岸配合、互補,不但可以解決老年長照的需求,也有極大商機。

九、法規鬆綁,允許、協助台灣金融、保險業進軍大陸。台商到大陸設廠、創業,台胞到對岸就業、定居,如果台灣的銀行能在大陸設置據點,直接協助、融資鄉親,銀行與客戶兩蒙其利。可惜台灣政策與法令一再綑綁金融業者,反讓外商得了先機。島內銀行過多,規模過小,互相競爭,獲利微薄。保險觀念在大陸已漸普及,需求與商機極大。台灣必須鬆綁,允許、協助金融、保險業進軍對岸謀求發展。

十、與大陸商討兩岸統一後,對岸如何協助台灣發展之具體政策。如同當年西德統一德國,理當照顧東德需求,兩岸統一後,大陸將如何協助台灣發展,必須提出具體、可行方案。兩岸一家親,台灣的問題就是大陸的
問題,反之亦然。以對岸五年經濟計畫為例,未來應邀請台灣一起討論,也把台灣的需要納入規畫。

參、結語與期許

兩岸經貿整合,某些產業、個人短期間可能受損,但整體、長期而言,利必大於弊。台灣經濟融入大陸經濟,是解決台灣困境的最佳選擇。只要拋棄與大陸對抗思維,台灣經濟就能走上大路。

cg_135_1_6196042_41083.png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