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政策

終結非核家園,確保能源安全

基本主張

一、全球各國能源政策有三大考量:1.供應無虞;2.成本低廉;3.環境保護。能源為國家根本,錯誤的能源政策會動搖國本,我國能源政策應依上述三原則制定,並特別強調能源組合多元化,以確保能源安全。
二、綠能能量密度極低,與核能與火力機組相較,發同樣度數電力,太陽能要百倍土地,風能更要五百倍土地,綠能在土地廣大的國家,如美國、中國,或許可行,但在地狹人稠的台灣,極不合適。台灣因土地受限,陸上只能裝設少量風機,故目前政府大力推動離岸風電,但離岸風電海事工程浩大,設置費用較陸上風電倍增,且未來維護費用與難度均高。
三、綠電較核電每度電發電成本高出4元,氣電較煤電每度電發電成本高出2元。政府擬以綠電取代400億度核電,每年發電成本增加1600億元;再以氣電取代450億度煤電,每年發電成本增加900億元;二者合計,未來每年總發電成本將增加2500億元。全國830萬個家庭,2025年後每家每年平均分擔三萬元。
四、政府鼓勵民間以5000億元投資建設600架共300萬瓩離岸風機。台灣秋冬東北季風強勁,利於風力發電;但用電尖峰卻在夏天,因夏季風力微弱又有颱風,風機使用率極低。依台電資料,夏日風機功能只有其額定裝置容量之6% 。
五、日本外海斷層長度500公里,2011年發生規模9之311大地震。台灣於1999年發生921地震,為台灣百年最大地震,規模為7.6,但其地震能量不及日本311大地震百分之一,故台灣不宜以日本311大地震隨意比附,造成民眾不必要之恐慌。
六、福島核災因海嘯摧毀核電廠冷卻水系統,導致反應爐過熱,爐心熔毀而發生爆炸。台電記取福島核災教訓,建立「斷然處理」標準作業程序。在必要時,可引海水注入以冷卻反應爐,避免反應爐因溫度過高而爆炸。海水注入後反應爐不能再用,但災情不會擴大乃至失控,故可確保廠外居民生命財產安全。
七、台灣目前電力最大問題在於可提供穩定價廉之基載電力(核電、煤電)不足,昂貴之天然氣發電佔總發電量的比例太高,目前政府廢核與降低煤電之作法違背正確的能源政策。
八、在維持合理基載電力配比之前提下,現階段燃煤機組不宜輕言降載或廢除,環保政策與能源政策應兼顧。
九、突然且草率的廢核之後,電費勢必大漲,其衝擊除了增加每個家庭的開支外,工廠的製造成本亦會增加,使我國對外貿易的競爭力降低,進而導致經濟衰退,失業率上升,其影嚮至為重大。
十、廢核之後,若大量燃煤發電,因空汙造成肺癌和其他呼吸系統疾病的死亡人數必會劇增,而且不符合全球節能減碳之要求。
十一、目前政府為達到「廢核」及「減碳」兩大目標,其手段為:1、以綠電取代核電;2、以氣電取代煤電。政府預期2025年之電力配比為綠電20%、煤電30%、氣電50%,但每年的發電成本將增加2500億元,實不可行。

具體作法

一、短期應重啟大修後受政治干擾無法運轉之核一廠一號機及核二廠二號機,核電廠內之乾式貯存場也應立即啟用,以解除迫在眉睫之限電危機。
二、審慎評估現有三座核電廠延役與重啟核四之可行性和利弊得失。
三、廢除現階段草率且不可行的「非核家園政策」,不應以空洞無據的政治口號作為需要高度專業的能源政策。
四、政府以每度5.8元躉購費率,每年收購110億度之離岸風電,此費率高於歐洲國家競標費率2倍以上,且所簽合約20年,國家損失兆元,政府應立即採取補救措施,以免國庫虛擲,債留子孫。
五、政府應以人民的健康與生計為重,重新客觀評估各種發電方式之安全性與經濟性。核四的三年封存期已屆滿,政府必須面對,積極處理,不能再拖。若決定廢棄,必須立即籌措財源,償還3000億貸款;若決定啟用,則須儘速與相關廠商洽談合約問題。核電廠是高度專利性的設施,若政府不負責任地拖延,必將付出慘痛的代價,甚至落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六、我國能源無法自給自足,95%以上依賴進口,成本高且安全性低。面對節能減碳的世界趨勢,電價應合理反映成本,以收「以價制量」的效果。政府應要求廠商研發與販售省電產品,給與獎懲,同時有效推動全民省電運動,以降低電力與能源需求。
七、電動車日趨普遍,已是必然的發展,因此未來的電力需求應會隨之增加,政府在鼓勵使用電動車的同時,應妥善規劃電力供給,未雨綢繆,以免導致電力供需失衡。
八、經濟部的資料顯示,目前進行中的重大投資案,幾乎只剩下離岸風力發電,過去常見的電子、半導體、生技等都不復見,投資意願低落的危機越來越嚴峻,而外商投資躊躇不前的主因是缺電的疑慮,可見政府現行的能源政策無法取信於人,已對經濟發展造成傷害,急需調整。
九、國內工商界與外國在台各大商會都認為我國現行的能源政策是須優先解決的議題,其關鍵在於政府能否提供「足夠、可靠且成本有競爭力的電力」,政府應以務實的態度接受民間善意的建言,並提出確實可行的作法,而非畫餅充饑,敷衍了事。

cg_135_1_6196042_41083.png

發表迴響